“铁路运输第一股”遇货运之困 大秦铁路一季度营收大降

       北京报道, 2020年一季度, 铁路货运逆势增长3.1%, 但以货运为主的大秦铁路交出了一份不那么耀眼的“成绩单”。 季报显示, 今年一季度, 大秦铁路实现营业收入161.72亿元, 同比下降18.09%; 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25.70亿元, 同比下降35.83%。
        相比之下, 同为煤炭运输主干线的昊吉铁路, 在疫情期间多次将动力煤运往湖北, 载货量不断增加。 2月份运输量日均同比增长33.2%; 连续4次刷新每日加载记录。 不仅如此, 大秦铁路2019年的利润也出现下滑。 其2019年年报显示, 去年大秦实现营业收入799.17亿元, 同比增长2.01%; 实现净利润136.69亿元, 同比下降6.02%; 实现扣除后净利润137.40亿元, 同比下降6.31%%。 报告期内, 公司实现每股收益0.92元, 加权平均ROE为12.55%, 同比下降1.45个百分点。 “大秦铁路是煤炭西气东输的主干道, 此次疫情中, 由于企业停产停产, 动力煤需求不畅, 大秦铁路也受到很大影响。 未来交通能不能恢复, 要看终端用电量, 能不能快速回升, 目前看来很多地方用电量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平, 大秦铁路的车流量也在逐渐增加 。” 一位铁路行业人士表示。 但随着更为便捷的昊吉铁路开通, 目前湖北和赣西的煤炭运输有很大一部分已经转移到昊吉铁路, 这可能会影响大秦铁路的货运量。 不过,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昊吉铁路的股东之一就是大秦铁路。 作为“西煤东运”以外的布局,

大秦铁路逐渐开始扩张版图。 业绩下滑 作为西煤东运的大动脉, 大秦铁路一季度受疫情影响明显。 大秦铁路公告显示, 今年一季度, 大秦线共完成货物运输8733万吨, 同比下降20.40%。 但在发电方面, 煤炭需求已逐渐恢复。 4月份, 六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为55.5万吨, 同比下降12.9%, 环比下降7.13%。 事实上,

大秦铁路有很多优势。 近年来, 煤炭产能重心不断西移。 2019年, “三西”地区煤炭总产量达到26.4亿吨, 占全国的70.5%, 比2018年增长1.6个百分点。 今年中国中铁深入实施“货运增量行动”, 铁路煤炭运输需求仍将保持一定增长。 数据显示, 2019年全国铁路货运业务增长明显, 货运货物交付量43.89亿吨, 同比增长7.2%。 其中, 完成煤炭交付量24.60亿吨, 同比增长3.2%。 从去年数据看, 大秦铁路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799.17亿元, 同比增长2.01%;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6.69亿元, 同比下降6.02%。 去年夏季高峰过后, 国内煤炭供需趋于宽松, 煤炭价格逐渐走弱, 对原产地煤炭出货积极性造成一定不利影响。 大秦线全年完成货运4.31亿吨,

同比下降4.5%。 但受唐钢公司合并影响, 发运量同比增长6.6%至6.84亿吨, 推动其货运业务收入同比达到611.72亿元。
        增长 2.3%。 上述货物运输量6.84亿吨, 占全国铁路货物运输总量的15.58%; 其中煤炭运输量5.67亿吨, 占全国铁路煤炭运输量的23.05%, 继续在全国铁路货运市场占据重要地位。 铁路在区域煤炭运输中具有很强的竞争优势。 客运方面, 2019年, 大秦铁路发送旅客5719万人次, 实现客运业务收入76.14亿元, 同比增长3.14%。 在市场人士看来, 随着宏观经济企稳、用电量回升, 煤炭出货量将很快恢复正常。
        值得注意的是, 4月30日, 大秦铁路还宣布, 拟以39.8亿元收购太原枢纽西南环路51%的股权; 拟以283亿元收购太原局土地使用权9161.51万平方米。 据了解, 上述土地包括铁路轨道用地、车站用地等, 使用权属于太原局, 大秦铁路公司以年租金3.81亿元出租使用。 从业务角度看, 收购完成后, 将实现业务资产的完整性, 锁定未来长期租金上涨的风险; 从利润来看, 考虑摊销期限和使用时间, 年摊销金额约为7.08亿元, 相对于年租金3.81亿元, 将带来约3.27亿元的成本增加。 短期。 扩大布局 据了解, 根据国家能源发展战略, 未来国内煤炭生产重心将继续集中在资源禀赋好、竞争力强的山西、陕西、蒙古等地区。 因此, 大秦铁路供应范围内的煤炭供应能力将进一步增强。 同时, 在国家“推进交通结构调整”的总体思路下, 资源输出省份相继出台配套文件, 山西省在《推进交通结构调整实施方案》中提出, “基本实现省外煤炭、焦炭全部通过铁路运输”等重点任务。 “革命铁路”的增加, 将继续为稳定大宗供应基础提供支撑。 不过, 目前看来, 以“西煤东运”为主的大秦铁路, 在“煤南运”昊吉铁路面前竞争力较弱。 湖北华电江陵电厂总经理王家军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从“三“西部”地区运输的煤炭从港口出发,

通过“海入江”到达湖北。 全程约4000公里。 除了火车、港口、轮船、港口和轮船的系列转运外, 整个运输周期甚至可以长达30分钟。 成本也比较高, 受海运费和长江运费影响较大。 在雨季的汛期和非汛期, 运价波动较大。 与此相比, 昊吉铁路从内蒙古、山西、山西运输的煤炭可在24小时内到达湖北电厂, 运价相对稳定。 事实上, 从疫情期间的运量就可以看出, 豪吉铁路对大秦线的影响已经显现。 不过, 知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大秦铁路是昊吉铁路的股东之一。 豪吉铁路逆势增长, 对大秦铁路来说也是利好消息。 目前, 大秦铁路已开始布局现代铁路物流、多式联运、集装箱、冷链物流等相关产业。 实习编辑:方凤娇主编:陈彦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