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 12, 2019
Breaking News

Sign in

Sign up

  • Home
  • 最新消息
  • 「反送中」個人觀點:警察、示威者,誰對,誰錯,誰正確?

「反送中」個人觀點:警察、示威者,誰對,誰錯,誰正確?

By AK仔 on 7 月 19, 2019
0 453 Views

近期香港的社會問題備受關注,反送中二百萬零一人抗爭揚名國際,引來社會不同人士的迴響。然而更受爭議的是,示威者的衝擊以及警察的行為,到底是否正確,抑或是暴力。就此,我都想表達一下我的立場及看法。

*以下內容純粹討論性質,如不同意希望高抬貴手,避免惹來罵戰。

一、《逃犯條例》有甚麼問題?為何會引起如此大規模的抗議,令二百萬零一人上街參與反送中遊行?
特首林鄭月娥修訂《逃犯條例》的原意,是針對去年的陳同佳一案:在台灣殺了女友潘曉穎,陳同佳事後回到香港,由於事件發生在台灣,港台之間並無司法互助安排,所以香港政府無法將陳同佳移交至台灣受審。而如果《逃犯條例》草案通過後,除了台灣,中國內地及澳門政府亦將有權向香港特區行政長官以及香港法庭提出引渡,押解任何在港人士往當地法院審理,排除現行立法會的審議和監督。即是說,只要行政長官同意,就可以隨時引渡你至大陸,而由於行政長官是受命於中央政府,普遍認為只要中央要求,行政長官基本都不會拒絕。而基於大眾對政府的不信任,認為會將香港原有的司法保障化為烏有,再加上草案修訂太倉促,沒有聆聽大眾意見,最終引來極大反彈,台灣政府亦不同意在這條例修訂的前提下,與港府協商,將陳同佳移交至台灣受審。
二、藍、黃陣營對事件的看法
藍:只要你不犯法,就用不着怕被中央政府引渡回中國,除非你本身「身有屎」,或者有預謀會犯罪。
黃:先不說「逃犯」,假如《逃犯條例》修訂通過後,就算只是「疑犯」,都可以被移交至中國。而甚麼是「疑犯」? 只要當權者認為你有做壞事,你就是「疑犯」。而中國政府與香港人眼中的「壞事」並不一樣,在香港為弱勢發聲是好事,但在中國大陸不少案例都是幫人反變被告,所以香港人害怕修訂通過後,同樣問題會延伸到香港。(引自:關鍵評論
三、示威人士現時想要甚麼:五大訴求
001: 撤回逃犯條例
002: 撤回暴動定義
003:撤回所有抗爭者控罪
004: 追究警隊濫權
005: 立即實行雙普選
而以上五大訴求,其實首要應該處理的,是第一點:撤回逃犯條例。實際上,現時《逃犯條例》修訂基本上已經玩完,林鄭大可直接提出「撤回」兩字,平息民怨;然而,林鄭卻玩文字藝術,用「壽終正寢」去形容《逃犯條例》,不肯直接點說「撤回」,令示威者不能接受。
其次就是第四點:追究警隊濫權,我相信並非所有警察都是壞的,但無法說是否真的所有警察都在做對的事,不排除有警察濫用職權去對待示威者,建議政府盡早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真相,以緩和示威者的憤怒。
四、個人看法:示威者、警察誰對誰錯?
上面所述的,其實都是很基本的事,基本上無人不知,簡單來說就是廢話(雖然是廢話,但也要簡單說說背景資料吧~)。現在跳回比較近期的事件,示威者、警察誰對誰錯,備受爭議。就以沙田遊行一事為例:
事實上,最近就這個問題,我都有點混亂,有懷疑過,到底自己所支持的,是否正確。在 Facebook 上不時見到有朋友分享新城市廣場發生的片段,例如其中一幕是這樣的:一名疑似警察的站在電梯上,後面有個示威者一腳踢了他下去,之後一群人圍打該名警員,最後有位記者保護警員,制止示威者。
是的,若果我在現場,若果我有 GUTS 的話,也許我也會這樣做。任何情況下,我並不認為暴力是正確,但我亦知道,這是一場革命,「革命是一定會流血的」。當然,可以不流血,盡量不流血,可以不用暴力,盡量不用暴力,這是我的看法,相信也是不少人的共識。
根據不少有參與沙田遊行的朋友指出,當日的情況是警察將遊行人士逼入新城市廣場,揮棍驅趕示威者,但卻封死各逃生出口,就連港鐵沙田亦都封站,導致有些人本來已打算走,但走不到,繼而發生衝突。有人指出,這是一個局,警察想拉人找人「祭旗」,所以刻意制造這次混亂。是真,是假,who knows? 相信警察最清楚。不過,打人的確是不對,但如果當時走又走不到,不走又被警棍打的情況下,確實有可能會激起憤怒。
暴力,從來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我亦不支持。但有時我在想,若果我在現場,我是否仍然能夠繼續做「正義之士」,堅守自己的道德規範?我不知道。這一刻,我就明白一件事,若果沒有在現場親身感受,單憑網上流傳的片段,我都無資格去評論,誰對,誰錯,誰正確。反正,藍營有藍營說示威者咬斷警察手指,黃營有黃營說警察拗斷示威者手腕,各自立場各有說法,從來沒有中立一說,沒有一方是完全正確。
五、總結
每個人的有發聲的自由,有權利去表達自己的聲音,若果可以選擇不暴力,就盡量不要行到這一步。我相信,參與遊行的有一大部份都是和平之士,只有一小部份可能比較偏激,然而有些電視台的畫面,就總是向着偏激的部份,引導觀眾認為所有出來遊行的人士,都是暴力,都是做壞事,都是破壞香港秩序。這對那些真正和平示威,希望爭取僅存自由的人,未免有點不公平。
最後,沒有上街體驗過,說太多也是枉然,所以之後可能的話,我會上街參與遊行,親身感受一下現場氛圍。

立即支持並讚好Facebook 專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